受訪來賓:甲上娛樂總經理 許詩璟/採訪編輯:黃品潔、陳敬

請問為什麼特別喜歡經典老電影呢?

答:不能說我只喜歡經典老電影,應該是說我很喜歡看電影,看最多電影的時候是在我學生時代,或者是剛上班的那段期間,算一算現在都有一定的年紀了,剛好現在做片商,常常跟同事聊天的時候,聊到以前好多電影很好看,但他們其實都沒有看過,有點失落感,所以覺得可以把一些電影找回來,做他的修復版,是這樣的一個開始。

▲《新天堂樂園》25週年數位修復版(圖/甲上娛樂)
▲《新天堂樂園》25週年數位修復版(圖/甲上娛樂)

片子挑選類型蠻多元的,如何決定要重映哪部電影呢?

答:我很崇拜的導演是文溫德斯導演,所以當時有要企劃系列修復作品的時候,我立刻就去把文溫德斯這一系列作品拿回來。其實這些老片很多國外的片商都在做修復的動作,我們在挑片的時候,是針對當年有話題性的、或者有得獎,我自認比較不會去挑科幻類型的片,甚至會怕再去看一次,因為我覺得現在的特效做得比以前好了,但當時覺得很好看,想保留住年輕時最好的感覺。

▲ 《巴黎,德州》劇照(圖/甲上娛樂)
▲ 《巴黎,德州》劇照(圖/甲上娛樂)

因為目前疫情關係比較無法推行新片,才決定現在出經典電影重映嗎?

答:的確疫情讓戲院的空間出來,戲院需要產品,所以其實不只我們,很多家片商都開始做經典片、修復片。但我們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在四年多前的時候,剛好買了一部片《新天堂樂園修復版》,那時候25周年我們重新發行,全台做了快300萬的票房,當時在修復片算是比較好的成績了,於是就覺得原來修復片可以有一個市場在,也給我們更多信心去做。

之後又買了一系列文溫德斯的片,總共買了約25部,在隔年用影展形式推了七部片,得到非常好的反應。我們一直在找一些經典片,比如剛好有紀念的年份的老片,我們找到了華語片《霸王別姬》,上片時我跑去戲院看,老的觀眾有,年輕的觀眾有,也有張國榮的粉絲,一個25年的片子還有這麼多人要進場、朝聖。好像是從甲上發了《新天堂樂園》之後,給了大家一些訊息,2014年,從那年開始之後就開始很多修復片出來。

▲《霸王別姬》劇照(圖/甲上娛樂)
▲《霸王別姬》劇照(圖/甲上娛樂)

做修復片分享給觀眾,有希望大家感受到哪些經典電影特色嗎?

答:會想做經典片的一個初衷,是覺得以前有很多好看的電影,年輕年代主要的觀眾群其實沒有機會進戲院感受經典老電影的魅力,現在戲院的設備已經是比十年前的更好、更舒適了,所以我們有計畫地推出這些片子,除了讓老觀眾進來回味,更希望讓很多新觀眾感受。

以前的電影,我們會說他很好看有多原因,像故事寫得很扎實、演員的魅力,比如張國榮,像我們最近要推出的《教會》,年輕的同事很多人都沒有看過,結果當他們看到連恩尼遜出來的時候,覺得「哇怎麼這麼年輕」,所以你會更認識這些演員,會看到演員的魅力。

▲ 《教會》劇照(圖/甲上娛樂)
▲ 《教會》劇照(圖/甲上娛樂)

除了經典電影之外,甲上未來還有什麼其他電影發行的計劃嗎?

答:今年最重要的就是鍾孟宏導演監製的兩部片,也是今年金馬的兩部雙開幕片《腿》,和黃信堯導演的《同學麥娜絲》。經典修復片的部分有《教會》、《遮蔽的天空》、坂本龍一演的《俘虜》《亂世浮生》《裸體午餐》。

好萊塢的也有,勞勃狄尼諾就有兩部,一部是和美國同步上映的《阿公當家》,然後還有《大製片家》(The Comeback Trail),有勞柏狄尼諾、摩根費里曼、湯米李瓊斯,他們三個分別飾演缺錢的大製片家、一位金主,還有一個過氣老演員,我自己都覺得很好笑,是部輕鬆喜劇。

▲《腿》劇照(圖/甲上娛樂)
▲《腿》劇照(圖/甲上娛樂)

如果只挑一部最喜歡的電影,你有辦法挑選出來嗎?

答:真的要選的話,我喜歡《新天堂樂園》,也喜歡《巴黎,德州》。《新天堂樂園》就像我小時候,因為以前戲院不清場,我常常就躲在戲院,剛好戲院也有一個打掃阿姨,爸媽就覺得有一個人可以顧我,所以我就在戲院裏面看很多電影。所以我覺得純粹就是很投入《新天堂樂園》,你會想像你是一個愛電影的人,有一個老師傅帶著你,放很多片子給觀眾看,裡面的小男孩就像每個喜歡電影的人的心情,很像一個片商的心情。

另外一部是我在學生時代看的《巴黎,德州》,就深深被這部電影、被文溫德斯導演吸引,跟著他們走在這樣的旅程,就是文溫德斯導演一貫風格的公路電影,給了我很多的訊息,當時第一次看完很感動、很衝動,就去翻了以前的<影響>電影雜誌,開始認識導演,認識編劇、配樂等等,網狀的去找這些人的作品,所以也像一個找尋的成長,得到了蠻多趣味,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愛上文溫德斯導演的。

▲ 《巴黎,德州》劇照(圖/甲上娛樂)
▲ 《巴黎,德州》劇照(圖/甲上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