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放映雞

[有雷影評]

▲《天能》國際版海報(圖/華納兄弟)
▲《天能》國際版海報(圖/華納兄弟)

「你將以新的方式看待世界。」是台詞也是導演諾蘭的野心所在,不同於《星際效應》《全面啟動》透過太空和夢境去間接操控時空,《天能》單刀直入地解構了時間,翻轉世界觀全靠一個簡單的概念,時光的長河往未來川流不息,但如果我們能逆流而上呢?故事講述一名探員意外接觸了「天能」,一種翻轉時間方向的能力,就好像卡牌遊戲Uno裡的迴轉,經過迴轉的人或事物就能逆時間運動,帶來攸關人類存亡的威脅,主角將設法戰勝這場超越時空的風暴。

▲《天能》劇照(圖/IMDb)
▲《天能》劇照(圖/IMDb)

片中提到的「熵」是物理學中只增不減的量,被稱為時間之箭,用來解釋時間永遠往前的方向性。轉換器能反轉人或物的「熵增定理」進而讓他的時間之箭往回指,因此角色們並沒有穿越時空,只是將自己的時間軸來回反折而已!以主角首次進入轉換器為分野,可以將電影分成對稱的前後半段。

▲ 《TENET天能》劇照(圖/華納兄弟)
▲ 《TENET天能》劇照(圖/華納兄弟)

前半段都是順時間的,始於歌劇院的鈽241取回任務,男主失敗後與尼爾Neil(羅伯派汀森 飾)接頭、找到孟買軍火商、奧斯陸機場撞飛機、公路車戰,直到女主角凱特Kat(伊莉莎白戴比基 飾)在神秘基地中彈,男主為了反轉凱特傷口惡化而首度進入轉換器,同時要取回他在車戰時藏起來的關鍵容器。

後半段觀眾從新視角審視故事,發現逆行車的駕駛、機場裡兩位探員都是主角自己,經過轉換器後被尼爾摘下面具。接著是最後的鉗形攻勢-兵分兩路包抄敵軍,紅隊從爆炸前十分鐘走向爆炸點,藍隊則是相反,兩隊在主觀意義上同時出發、在客觀時間上從十分鐘的兩端走到中間會合。尼爾在五分鐘左右決定反轉回到正向,爆炸後他意識到自己非回去不可,因為在關鍵時刻開門的是再度逆行的自己,即使知道回去必死無疑仍奮不顧身。

▲《天能》劇照(圖/IMDb)
▲《天能》劇照(圖/IMDb)

《天能》的兩大故事核心-命定與掌控

觀眾肯定會想,如果最後尼爾畏縮、反悔了呢?世界會就此毀滅嗎?但本片的概念裡是「沒有如果」的,以相對微觀的個人角度來說事件有先後順序、有千百種可能性,但以宇宙宏觀的角度來看,不論人們做任何選擇、企圖如何改變,最後都會引致注定的結局,也就是所謂的「命定悖論」。

我們也可以將之視為「祖父悖論」的解套,片中提到-如果你回到過去殺死自己的祖父,那麼你就不會出生,自然無法去殺死你祖父。在「命定悖論」中,不論你如何想方設法謀殺祖父都會失敗,宏觀來說勢必會出現各種阻撓、突發狀況,直到整個宇宙走向「你出生」這個注定的事實。這也是為什麼尼爾在摘下主角面具時,沒有立刻和順行的主角解釋,如他所言:”what’s happened has happened.” 過去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是說與不說都無法改變的既定事實。

▲《天能》劇照(圖/IMDb)
▲《天能》劇照(圖/IMDb)

尼爾和主角道別時說:「我們相識已久,只是對我來說是多年以前,對你來說則是多年以後。」由此可知一路上看似懵懂的男主角,其實是促成這一切的源頭,多年後主角找到了尼爾,說服尼爾逆行並與尚未認識尼爾的自己在印度碰面(也就是尼爾在片中的初登場)只是主角還不知道自己未來會這麼做而已。

諾蘭選擇不給主角命名,是讓觀眾可以帶入自己,很多時候我們並不知道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和主角一樣感覺身不由己、執行著每個必然,直到某個時刻才豁然開朗,發現自己不只是棋,而是下棋的人。

▲《天能》劇照(圖/IMDb)
▲《天能》劇照(圖/IMDb)

片中呈現命定與掌控兩種角度,TENET的拉丁文原意是擁有、掌控,帶有人定勝天的樂觀色彩,反之命定說通常是悲觀的,如尼爾注定要死、主角永遠拯救不了他。兩種觀念看似水火不容,卻在故事裡巧妙地融合,尼爾擁有犧牲小我的高貴情操,不論重來幾遍都義無反顧,等於是他選擇了救世主的命運,光榮戰死成為了他的命定。現實是不變的,端看我們從何種角度去理解它,如同TENET這個迴文字、順逆時間的行動方式,主角的台詞”I’m the protagonist.”或許適用於每一個人,你就是自己人生中的protagonist(主人公),你的自由意志和命運從兩個方向慢慢靠攏,終於交織出此時此刻、獨一無二的現實。

▲ 《TENET天能》劇照(圖/華納兄弟)
▲ 《TENET天能》劇照(圖/華納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