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放映雞

[有雷影評]

▲《怪胎》海報(圖/牽猴子)
▲《怪胎》海報(圖/牽猴子)

《怪胎》是充滿獨特魅力的作品,每天不停洗手、打掃,只能照著SOP過活的強迫症患者陳柏青(林柏宏 飾),遇見也對細菌神經過敏的陳靜(謝欣穎 飾),他們同病相憐然後相愛。藉由強迫症來比喻愛情意外地貼切,它來也無影去也無蹤,從開始到痊癒都由不得人,全片畫面別出心裁、題材新鮮討喜,幽默可愛之餘也描繪愛情的不完美,相信你也會在那幽幽的惆悵裡找到共鳴。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最適合彼此的怪胎也可能變正常】

單身的時候,感覺走遍宇宙也找不到一個和自己心靈相通的人,終於遇到靈魂頻率相同的「怪胎」時,一天沒見彼此就全身不對勁,好似天作之合、臭味相投,我們都以為這完美的一切永遠不會變。殊不知愛情真的就像精神強迫症,學名OCD,是沒有明確病因跟解藥的心魔,開關深埋在未知的潛意識裡,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電影前段以正方形的畫框呈現強迫症的世界,對稱的燈、置中的床、鮮豔的人,頗有魏斯安德森的電影感,創造了近乎魔幻的完美世界,正如熱戀期的心理狀態。但現實就是病可能會好、愛也隨之消失,影片畫框在主角的OCD痊癒時回歸正常,象徵著在感情中個人的改變,當倆人無法再用相同的角度看世界,分道揚鑣就只是遲早的問題,那麽你會原地投降還是奮力一搏呢?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世上唯一不變的定律就是變,人的靈魂不會停滯在某個時刻,價值觀、人生觀等等都慢慢改變著,沒有一起成長就會走出岔路,除了時刻確定彼此正往相同方向前進,剩下就只能靜觀情深緣淺。誰都想一直喜歡下去,但無以名狀的情愫一旦消逝,是求神問卜也找不回來的,如果誰的強迫症先痊癒了,就含淚祝福他吧。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新銳導演的熱情和青澀感】

導演廖明毅的作品橫跨MV、廣告、短片,也是《六弄咖啡館》《吃吃的愛》 的編劇之一,《怪胎》是他首次擔任長片導演,看得出他充滿創意的萬縷巧思,也有不少明顯可以更好的小問題。

本片終段的設計很有趣可惜節奏偏慢,當觀眾想像到事情走向之後,戲劇張力肯定是會被削減的;用主角的旁白來推動劇情很適合《怪胎》,因為能讓觀眾知道角色內心又怪又可愛的小劇場,但終段的旁白已經超越自言自語,幾乎像是在寫書摘、下結論,如果能留白給觀眾自己品味,有想像空間會讓本片餘韻更加深長,但其實瑕不掩瑜,仍是很值得一看的優質國片。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
▲《怪胎》劇照(圖/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