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被遺忘的人生》海報(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海報(圖/海鵬影業)

電影的開頭是姬達和尤妮絲這對姊妹坐在海邊,靜靜地吹著海風,望著彼此,現在想來不管那是不是幻想,可能都是兩姐妹一生中少數僅存的美好時光,畢竟下一秒鏡頭切換,是尤妮絲獨自在樹林中,遠方的姬達在呼喊她的名字,而她遍尋不著姊姊的身影,樹林蓊鬱,明明姐妹倆就近在咫尺,卻在樹林裡遺失了對方與自己。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故事背景設定在1950年代的巴西,姬達和尤妮絲是一戶平凡人家的小孩,姊姊姬達奔放熱情、喜愛派對;妹妹尤妮絲則相對溫馴,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位鋼琴家。但是在姬達隨著派對認識的外國人私奔、未婚懷孕落魄回國,一家人美好的景象不復存在:父母親不承認大女兒的一切、姐妹的失聯成為彼此餘生最大的遺憾。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正是因為片中角色的背景如此一般,好像就是你隔壁人家會發生的事情,也許大家在看的時候會替這對姊妹的遭遇深感同情,但是同時我們不能忽略它所表達的父權暴力和女性貶抑。姬達懷孕後本以為回到家會有溫暖的家人等候,沒想到換來父親一段蕩婦辱罵,甚至拿出一疊鈔票塞進女兒的胸部(這樣的行為活像把人當成妓女),叫她滾蛋,母親想從中斡旋也遭到阻止,在這個場景中,女性是被攻擊的,是被當成箭靶針對的,只要身體不再純潔,那麼身為女人的價值也被一概否定;另外,女性也是無聲的,沒有能力作出決定,女人一旦進入婚姻,就注定成為男人的附屬物。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而尤妮絲雖然一生衣食無虞,卻也稱不上幸福美滿,父親從來沒認真看待她想上音樂學院的願望,只把她的鋼琴天賦當作是招待賓客的消遣;先生亦不把她對鋼琴的熱愛當一回事,只想要她將所有的心思放在家庭,成為一只承接精液的容器,從新婚夜開始,只要先生想要、她就必須給予。

最有張力的一場戲落在尤妮絲正在彈琴,先生向她求歡,尤妮絲用近乎乞求的語氣說:「別在鋼琴上,拜託不要在鋼琴上」電影中雖然沒有演出來,但或許尤妮絲是打從心裡厭惡著這樣的性吧,鋼琴是暨姊姊之後留下的信仰,她的身體是為了男人的需求而存在,當男人不顧她的請求而射精在體內,她無法斥責或怨懟,唯一能做的事是衝到浴室裡不斷清洗著下體,被動的接受事實。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礙於篇幅我沒辦法將劇情敘述完整,雖然電影改編自巴西作家巴塔莉婭的作品,但看完的當下我一直覺得導演應該也是一位女性,才能觀察出日常中這麼細微、或多數人習以為常的景況,沒想到是由阿努茲這位男導演執導,而故事則又融合了他與母親的自身經驗,電影的最後姊妹還是無法相見,由於「男人」們的刻意阻撓。父權女權言論一直都是值得討論的議題,也許這部片有些微在詆毀父權體制,只是當大家在攻擊女權擁護者無限上綱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想想女性在社會史上被歧視與打壓的時間有多長,以致於在自由漸長的今日,這群人要求的才不只是齊頭式的平等,而想要更積極的自由正義。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
▲《被遺忘的人生》劇照(圖/海鵬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