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頭號粉絲》海報(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海報(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的劇本改編自樂團Limp Bizkit主唱Fred Durst的真實經驗,故事內容講述一位巨星演員杭特鄧巴,和他患有亞斯伯格症的超級粉絲-穆斯之間的互動。而穆斯這位靈魂角色找來以出演《黑色追緝令》著稱的約翰屈伏塔飾演,生動演活不能控制自身追星慾望的瘋狂粉絲,誤打誤撞闖入巨星鄧巴的私宅,牽扯出一段相愛相殺的插曲。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沒有我們,你什麼都不是」這句話不只是電影中重要的台詞,也是整部片想探討的問題核心:「偶像」到底是如何被打造的?除了自身的表演魅力,也必須要有像穆斯這般熱愛著他們的粉絲,身為偶像的神聖性才能被凸顯。片中穆斯收集了鄧巴所有的周邊,DVD、衣服、書籍…就現實層面來說,粉絲貢獻的除了愛與崇拜,更實際的就是金錢贊助,偶像的各種作品與周邊,都得靠追隨者從錢包裡面掏出錢、幫他們堆疊出一座金字塔,踩在那些錢幣與鈔票上,偶像才能站在塔頂閃閃發光。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粉絲固然是創造偶像的極大元素,但偶像的權益就可以置之不顧了嗎?在隱私與自由的拉扯下,到底哪裡才是最佳的平衡點?從片中可以看出鄧巴與穆斯各自都有想維護的東西,鄧巴在意的是鎂光燈外的世界(家庭、婚姻…)他要絕對的保護,那些侵犯到他私領域的人一概罪不可赦;而穆斯只想要近距離的觀察偶像、親近偶像,甚至將偶像佔為己有,患有亞斯伯格症的穆斯又將這種近乎病態的追星行為發揮到了極致,透過APP定位找到偶像的家,像是去上學一般的天天報到。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我還想討論的一點是,關於「正常」?正常的標準到底是誰制定?片中的旁白是個女聲,她是穆斯的室友兼好友,同時也是位狗仔記者,以我們對娛樂圈的了解,跟拍的狗仔也像隻過街老鼠,明星懼怕、觀眾也覺得他們太侵犯個人隱私,但八卦一出又看得津津樂道,某方面來說,這位女生的角色其實和穆斯有些雷同。

當女生知道穆斯闖進鄧巴家做了過分的事,她說「拜託你像個正常人」、「不要像個跟蹤狂(stalker)」鄧巴發現穆斯在家附近徘徊時,也曾對他動粗以及大罵他是個stalker,除了這兩個人,平日是街頭藝人的穆斯,也會被同行欺負和嘲笑,但到底怎樣才算是正常?正常的標準是不是這個社會以正常人自居的絕對多數所裁定?對於穆斯這種相對少數,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要被劃分為不正常,他們唯一可以擁有的朋友可能是社群網路上那些素未謀面的網友,這點讓人看了有點難過。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頭號粉絲》劇照(圖/天馬行空)

雖然整個故事是導演自己的經歷,拍攝目的為呼籲大家理性追星,但從片中呈現的角度而言,穆斯和鄧巴的衝突讓整起事件有了更多思考的空間,是非並非絕對的二分,當穆斯失去理智綁架鄧巴、鄧巴先利用穆斯的善良再暴力相向,這些人的所作所為都有自己的原因,而我們不能說誰是完全的對和錯,我只能說如果在相遇的那一刻,鄧巴能夠給點愛與耐心、穆斯能夠少點偏執,或許會是一段更好的緣分。現在想來《頭號粉絲》這名字取得很好,穆斯一定是一位第一名、同時也近乎到瘋狂的一位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