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翰與含笑姨祖孫倆相依為命居於山城小鎮,在生靈萬物的照看下生活,他拾回一隻垂死麻雀並將牠下葬的那天,久別的母親阿麗帶來要接小翰同住的消息。與母親來到城市,小翰踏入迥異於自然山林、複雜而混濁的世界。

阿麗遭情人不告而別後,重操舊業回酒店上班,酒店少爺連仔成為載送阿麗接客的男友兼馬伕,並在一次爭吵中暴力相向,小翰因此被送回山上老家。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

老家房裡的含笑姨沉睡著,依偎在旁的小翰彷彿進入一場夢中,祖孫倆重返那座麻雀的小墳,但是墳已毀,鳥屍也不見蹤跡……。在徬徨無助中成長的小翰,在情感依賴中掙扎的阿麗,和澹然知命迎向凋零的含笑姨,一家三代,每個人就像是彼此的過去或未來;而關在籠中的野鳥,又能用多少力氣抵抗命運?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
▲《野雀之詩》劇照(圖/好威映象)

施立導演表示,在經歷過《離家的女人》及《回家的女人》兩部作品後,家庭和女性逐漸成了我在創作上的母題,我渴望透過更多的故事,來探索這兩個主題在我生命中的意義。

在許多成長電影中,死亡是被共同觸及的議題。如果成長就是我們學習理解生命的過程,那死亡在心靈造成的震盪就具有其詩化的意義,所以野雀之「屍」,也可以是野雀之「詩」。我與多次合作的攝影師陳麒文,為表現本片「往心靈探索」的命題,特別選擇「Academy Ratio」(4:3)做為攝影畫幅表現,創造出更集中凝視角色內在世界的觀影感受。

▲《野雀之詩》海報(圖/好威映象)
▲《野雀之詩》海報(圖/好威映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