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微雷影評]

▲《謊畫情人》海報(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海報(圖/CATCHPLAY)

「人常常表現得表裡不一」這句話出自電影中畫家傑諾戴尼口中,似乎也可以作為貫穿本片一個小結,電影裡面只有四名主要人物,有志難伸藝評家詹姆士(克萊斯邦 飾)、他的情人貝倫妮絲(伊莉莎白戴比基 飾)、欲深谿壑的經銷商卡瑟迪、以及隱姓埋名的畫家傑諾戴尼,這四人各自都埋藏了一些秘密,當詹姆士被要求從戴尼的工作室偷出一幅名畫,這些不可告人的初心如同被擱置在陰暗角落裡的引線,看似無害、但只要一經點燃,便快速燒遍各處。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講的是畫作與人之間的關係,刻畫的雖是細膩的議題,但將腳步稍微退遠一些,不難發現很多事亦能適用此標準,在現代人的眼光裡,藝術品的靈魂與價值,到底是由創作者還是藝評家所賦予?當我們在觀看的同時,看見的是真正的真實嗎?還是我們只是把那些專家的評論、報章雜誌的報導挪用為我們自身的見解,假裝我們也有滿滿的「同感」。

當詹姆士和貝倫妮絲終於進到戴尼的工作室後,發現要竊取的名畫和他們所想完全不同,戴尼的一席話深深的震懾了兩人,可是戴尼對話的對象不只他們,也是在和螢幕前的觀眾說話:請停止強加想像吧!如果一個人名聲顯赫,那麼不管是垃圾或是渣滓,世人都有辦法將之捧成不可多得的傑作,到了那個時候,創作的主權還在作者手上嗎?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我喜歡《謊畫情人》裡面一些淺淺淡淡的比喻,戴尼和貝倫妮絲在湖邊討論關於人的生活是否戴著面具,當面具戴得太久,摘下來之後會發現底下是無止境的面具。電影裡面每個角色,對彼此都有所隱瞞,人生的面具有很多型態,種族、職業、地位等等,但最可怕的還是被利益蒙蔽的面具,電影前後可以看出男主角詹姆士有極大的變化,過於強烈的野心像一把雙面刃,就連純粹的藝術也不禁染上了銅臭味、成了商人爭逐財富與名氣的手段;

相比之下女主角貝倫妮絲就把那種陰柔、神秘的氣息營造得很好,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連貫,從初識時她展現出的慧黠、略帶侵略的魅惑,到後來與詹姆士的爭執與作出的選擇,讓觀眾都拜倒在伊莉莎白戴比基所散發的詭譎美感中。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雖然在事前看了預告,沒想到走向卻和所猜不盡相同,本片最成功的地方就是:眾人都說了一些謊,隨著時間將每個人的底牌掀開後,你才知道誰是真心人,略帶開放式的結局也很耐人尋味。故事中卡瑟迪曾說:「藝術真是難搞的情人」,而《謊畫情人》完美呈現這句話的真諦,人和人、人和物的關係,更多時候是用謊言去堆積,人們喪失省思自我的能力,只想著要如何把假貨變成真的,於是像那些洋洋灑灑逛著美術館的人,被唬得一愣一愣卻不自知。可是我們應該保持清醒,假貨終究會露出馬腳,如同畫作上那一抹再也消不去的指印,終日飛舞的蒼蠅依然成為不了蝴蝶,詹姆士依靠藥物遊走在虛實之間,而我們應該服用的是讓自己清醒的良藥。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
▲《謊畫情人》劇照(圖/CATCH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