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火口的二人》海報(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海報(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是溫暖的,也是危險的,否則不會衍生出玩火自焚這樣子帶有警示性的銘言,當體內慾火已經足夠讓人沸騰,誰可以作為那個承載的出口?可以剛好的承接住這道太越界的灼熱、但又不致於將自己也一併燒毀。我想電影中的賢治與直子也是這樣的關係,他們都是玩火的人,像是上癮一樣,明知道危險還是忍不住靠近,耽溺在彼此的身體與每一次的結合。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電影裡面的火山就要爆發了,世界就要末日了、是的,如果你問一個菸癮極大的人,末日來臨他只能索求一樣東西,也許他會和你討一包菸;如同賢治和直子這段不在正軌上的關係,反而因為火山即將噴發,而有了更盡情肆意的理由,既然末日遲早要來,何不抓緊時間、盡情嬉戲?

在主流道德觀仍凌駕於社會之時,眾人也許會指著他們的鼻子罵他們糊塗了、違背風俗,我想到歌曲〈愛情萬歲〉中唱到「我是如此的清醒,不打算離去,也不打算真的愛你」如果將所有社會因素都考慮在一段愛情裡面,對賢治與直子這類的人太過苛刻了,世人的看法、他們對彼此的看法又怎麼樣了呢?在一起的時候是清醒地感到快樂就好了吧。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富士山在電影裡一個不可或缺的意象,年輕時不倫的兩人,曾經意象式的在富士山火山口前殉情過一次,那天賢治在某方面上也背叛了直子。在賢治與前妻結婚時,將那張富士山海報託給直子保管,而換到直子要結婚這一刻,她又將海報還給賢治。當海報攤平在桌上,我幾乎可以望進那個黑色的火山口,想像他們兩人被捲進那團黑暗中的樣子。富士山作為一個連接新舊記憶的接口,隨著賢治與直子的各段關係遊走,但不變的是這座裝滿情慾的火山一直都在那,時間只是讓它緩慢的蓄積情慾,等待那個再也裝不下、終至噴發的一日。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網路)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網路)

明明一段關係(不論是戀愛或是性愛)都是需要兩個人合力完成的,但是賢治不停質疑直子結婚的動機,甚至出言嘲弄,對於直子的好意與關心,視為一種「越權」的同情(一個堂堂男人怎麼輪得到女人來幫助他?)其他例如在意開車的人的性別等等小事,都可以看出賢治的父權思想還是十分強烈,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是他先選擇脫離這段不倫關係,即使徘徊在體制的邊緣,他依然受到傳統思想的制約,只是他不願意承認而已。所以當直子緩緩說出:「賢治你總是這樣,膽小怕事卻又自視甚高」那是一句忍了很久、浪費了整個大好青春深愛著一個人,最後才能說出口的指控。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直子,我會那麼無條件地繼續愛一個人嗎?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雖然標榜大尺度,但性愛的畫面其實都相當平靜,甚至常常是固定的鏡位,也沒有什麼讓人過於驚艷的鏡頭,出現最多的反而是兩人在吃飯或聊天的畫面。賢治和直子代表的並不是截然不同的立場,倒像是同中求異,兩人些微的價值觀在一次次日常的對話中碰撞,關於結婚的意義、或是對對方身體的緬懷性,那是作為一個男性/女性、直白/怯懦的辯證,沒有誰對誰錯,畢竟人是善變的。

觀眾更不必急於從電影中得到任何啟發,畢竟每個人對愛情的想像都不盡相同,如果今天火山沒有要噴發,也許這故事就不會發生了吧,電影雖然敘事平淡,但卻提供了一個愛情並不總是來日方長的觀點,給觀者留下許多餘波盪漾的空間。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火口的二人》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