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佐榮

《危機總動員》Outbreak 1995

▲《危機總動員》海報(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海報(圖/華納兄弟)

一部距今25年的經典電影,但是內容在當今卻是令人驚訝的吻合不已。1995年,在非洲的剛果共和國爆發猛烈的「伊波拉病毒」(劇中稱為「莫塔巴」病毒),罹患者在48小時內體內細胞會被病毒感染吞噬,患者將大量出血而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病毒學家丹尼爾上校(達斯汀·霍夫曼飾)率領部屬前往視察,雖然發現事態嚴重,但返國之後其主管福特准將(摩根·費里曼飾)表示該病毒為已知病毒,但不至於在美國境內造成疫情。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然而,雖然美國當局對機場、港口、邊境開始展開監控,但是一隻「伊波拉病毒」帶原的「白面憎帽猴」貝琪卻被船員私下夾帶進入美國本土,經海關查獲後竟被私下帶往寵物店進行販賣,貝琪最後被野放進入森林,但是過程中已經造成多人遭到病毒感染。

病毒一路從加州錫達河傳至美國東岸,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開始介入調查研究,而其主事者基奧博士(蕾妮·羅素飾)與其前夫丹尼爾上校開始軍民聯手探索病毒傳播來源。在過程中,眾人發現該病毒由原先血液、唾液傳染已經升級至飛沫甚至藉由空氣傳染,美國本土首例錫達河地區已經造成大量民眾染病,連基奧博士本身也在治療病患過程中不慎染病。於是丹尼爾上校為了前妻與民眾,必須盡快找到帶原的猴子貝琪並且提煉血清。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在今日「武漢病毒」肆孽全球之際,《危機總動員》有許多巧合與值得深思之處。面對無形的病毒,劇中醫療人員的生化防護衣、面罩、負壓隔離病房,在當今幾乎天天呈現在媒體報導當中,而飛沫接觸傳染更是讓人恐懼自危之處。在面對病毒傳染之初,由於缺乏相關經驗與知識,大量民眾在不經意之中受到感染,似乎是世界各地無法避免的一種模式。尤其民眾抱持著「不至於是我」的輕忽自信,病毒傳播以等比級數的速率不斷擴張,大小型式的集會、活動更提供病毒擴散的絕佳途徑。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野生動物」原本就帶有一定程度的不確定疾病,更何況將野生動物做為寵物飼養、食用進補用途。一旦該病毒或細菌為人畜共傳,其恐怖結果自不待言。「病毒無國界」聽起來似乎是一句口號,但是在今日交通方便之際,遠在非洲大陸的病毒,在24小時之內就有可能傳遍全球,遑論在密閉的航空飛行空間中,近距離的接觸讓人無法樂觀與置身事外。

本次「武漢病毒」的傳播原本歐美國家認為遠在天邊,甚至有人提出「有色人種發病率較高」的天才謬論,事實證明就是因為這種輕忽心態,歐美各國反而捲入一場不知該如何收場的浩劫之中。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電影中開頭即敘述,「伊波拉病毒」最早出現在1967年的剛果叢林村落,受委託前往協助的美軍發現病情一發不可收拾,最後決定將該村落以炸彈摧毀已控制疫情。然而,該病毒株遭到美軍西帶回國作為將來製造生化武器的用途,而主持該項計畫的即為最高生物安全等級的「P4實驗室」。

殊不論本次「武漢病毒」的病毒源頭為何,1995年推出的《危機總動員》電影即已預告人類運用自然界的不幸,製造對自己有利的生化武器的行為。「一把刀兩面刃」,生物安全實驗室本意在於培養人類對於未知細菌、病毒的抵抗能力,甚至希望加以預防避免造成大流行,當今臺灣每年施打的「流感疫苗」即來自這樣的概念。但是在同樣的實驗室當中,在研究過程裡也必然「留一手」作為他日攻擊之用的生物武器,似乎這已成為人類不可解的共業。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在《危機總動員》電影中對於感染地區為避免對外交叉感染,同樣採取「封城」措施,同樣派遣全身防護裝備的軍隊在重要對外通道駐守,這樣的場景在武漢等中國重要都市、南韓大邱、義大利米蘭等城市不斷接連出現,對於被封城的民眾造成的恐慌、搶購情況也如出一轍。

臺灣在2003年「SARS病毒事件」爆發之後,經過醫院內感染、群聚感染造成長達4個月的傳染期間,其中有73名染病患者、醫護人員因而不幸死亡。因而,在本次「武漢病毒」爆發之初,即以「提前防治」、「延後蔓延」為防疫重點,並且不斷呼籲民眾勤洗手、戴口罩、注意體溫檢控等自身預防措施,同時口罩、酒精等物品也列為「戰略物資」進行徵收與控管。這些都是記取2003年犧牲73名被感染者的人命代價所獲得的慘痛體驗。在25年後的今日,重新觀賞經典病毒災難電影《危機總動員》,不免對於當中的種種情結充滿感慨。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
▲《危機總動員》劇照(圖/華納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