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海報(圖/美昇國際)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海報(圖/美昇國際)

我喜歡關於時間的電影,《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說的是戒毒者昂納許在奧斯陸24小時內發生的事,因為一份工作面試,有了短暫離開戒毒中心的機會,在奧斯陸的一天內,他見了老友湯瑪士、試圖聯絡前女友、和姊姊見面以及參加了老友的生日派對,乍看是一些瑣碎的小事。明明知道這是一部劇情片,卻覺得很接近生活的紀錄片,但無妨,藝術本來自生活,從時間的碎片裡去擷取我們可能可以意識到什麼的部分,也許意識所能、也可能意識不能。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網路)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網路)

離開戒毒中心前,昂納許穿過長長的森林,那時候我腦中浮現某年影展看的《青木原樹海》,青木原樹海是日本著名的自殺森林,森林在我心中一直跟「迷宮、死亡」這樣的意象脫離不了干係,我常常在想,參天的樹木蓋住了天空,每棵樹長得如此神似,怎麼能分得清哪邊是來時的路、哪邊又是欲歸之處?蓊鬱茂盛但容易迷失方向,在森林裡面那些意欲尋死的人,也在自己的生命中迷航了吧,昂納許在湖邊抱著石頭一躍而下,在擁有短暫的自由前,他能想到的事居然是模擬死亡,類似近鄉情怯的道理吧,在跟社會脫節了這麼久之後,這24小時的自由,對他來說是珍貴的救贖、還是另一種苦難?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美昇國際)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美昇國際)

昂納許在工作面試時其實表現得很好,只是講到曾因吸毒入獄,面試官的表情稍一猶豫,昂納許混雜著惱羞、自卑、憤怒等情緒,奪門而出。在咖啡廳等待姊姊時,苦等不到、只等到姊姊的伴侶和一些有意無意的諷刺。我私心認為,像昂納許這類人(更生人)都是非常敏感易碎的,因為已經被主流社會放逐太久,像一艘在黑暗中漂流的小船,好不容易靠岸停泊,即使骨架還在,那些帆啊、舵啊,可能都已經毀損,脆弱得只要一碰、就會像灰一樣散去。

昂納許是寂寞的,他撥著一通又一通電話,給他曾經的愛人,在現實中他尋覓不到知音,以為老友和家人可以給他帶來些許慰藉,但其實無法,後來轉而將希望放在遠方思念的愛人,這通電話是接通好、還是不接通比較好?可能他明白這電話永遠都不會通,但人需要「假裝」,假裝不遠處還有最後一塊淨土、在等待最好的時機出現而已。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網路)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網路)

印象很深的是一幕是,昂納許在夜店裡遇見曾和女友發生一夜情的混混,已經鬱悶一整天的他,向混混說:「我原諒你了」沒想到卻換來一頓嗤之以鼻。犯了錯之後,整個人格的價值都跟著變低,一件事情的罪行和是否原諒,變成可以量化的事情,世人用前科紀錄,去評斷這個人說的話和行為有沒有誠信、價值、和重量,倒果為因地用這個人現在的狀態,去決定我們要用何種態度面對人和事物,最後的結果是自詡一身乾淨的社會大眾,都戴著有色眼鏡去檢視像昂納許這樣的人,蹲過監獄,但出獄之後仍舊是擺脫不了無形的枷鎖,被奪去那僅剩的最後一點尊嚴,就像他連在咖啡廳聽著鄰座女孩的人生清單願望都是一種奢侈。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美昇國際)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劇照(圖/美昇國際)

我在網路上另一篇文章看到一句話,筆者說這整部電影像是從絕望在走向更絕望的一日歷程,很直白、但很貼切,昂納許的身影一直都很孤獨,不管是戒毒中心、在熱鬧的夜店中、在充滿陽光的奧斯陸,隨意走進一個公園裡睡完午覺,發現世界只剩下自己,他是一匹被放逐在荒野的孤狼。

故事的最後昂納許用偷來的錢買了毒品並注射,呼應了他在與友人閒談時無意透露的想法「反正他們只會覺得我們用藥過量致死」可是殺死他的真的只是藥物嗎?寂寞和絕望不是立即的引爆彈,但卻像病毒一樣在身心內全境擴散,那也是一種可怕的邁向死亡的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