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放映雞

[有雷影評]

▲《她們》海報(圖/索尼影業)
▲《她們》海報(圖/索尼影業)

改編自經典名著《小婦人》,南北戰爭時四姐妹的平凡故事,能跨越時空地域的藩籬,帶觀眾溫柔而深入的向內探求,擁抱你的叛逆和頑強、輕撫你的希冀與夢想,不分男女都能被感動且有所收穫,至不濟也會是美如詩畫的視覺饗宴。

導演Greta Gerwig擅長刻劃少女的個性和內心世界,在前作《淑女鳥》中就展現了她的實力,那些女孩本人都還理不清的情緒、沒來由的直覺與衝動,使她的角色充滿真實的生命力。然而在兩小時的篇幅中,《她們》要塑造四個截然不同的姐妹,再加上媽媽、姑姑和鄰家公子哥,人物眾多的挑戰下,導演仍交出極為生動、完整的角色呈現,每位觀眾都能從她們身上拼湊出自己的樣子。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劇中姑姑的言論總是勢利又刻薄,代表當時社會對女性的桎梏-嫁個好人家,女生才可能幸福。媽媽雖然是她口中,那些為愛而受貧窮之苦的女人,但她享受這溫馨可愛的家庭,四個女兒各自發展出自己的生活準則。

大姐Meg(艾瑪華森 飾)從一心想著脫離貧困到嫁給窮家教,但不是變成被靠愛情維生的聖母,她還是會羨慕忌妒、想要華麗舒適的生活,只是選擇了和愛人一起打拼。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女主角Jo(瑟夏羅南 飾)希望自己是新時代的獨立女性,討厭溫順更不想依靠任何人,但或許是經歷了獨自到紐約闖蕩、好姐妹的離開,心中迴盪著的寂寞讓她突然想通,拒絕愛情不會讓她更獨立,#新女性不是一個模板,而是找回選擇權的每個女人。雖然原著本人在現實生活中終身未嫁,但本片給了她新的可能性,她跟教授間有沒有愛情、有沒有結婚,全看觀眾們怎麼解讀,就像我們的人生一樣,自己選擇、自己喜歡就是最好的結局。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四姐妹各自有不同的嗜好,Meg喜歡演戲,但從未想要揚名立萬;Jo忠於寫作,但把生計放在創作之前;三妹Beth最愛彈琴,但只要彈給家人聽就很滿足;老么Amy(佛羅倫斯普伊 飾)熱愛繪畫,但她不願當個無名畫家,知道很難名揚四海,也就不想再浪費時間。

我們最常聽到的故事,當然都是勇敢追夢、逆流而上的成功案例,但小婦人的重點就在於Meg說的:「我的夢想和妳不一樣,不代表它們不重要。」不衝撞、不追趕並不一定是害怕或懶惰,熱血的大夢想家很厲害,但簡單快樂的生活家也值得傳唱。不需要為了什麼眼光而改變,請肯定自己的選擇,那麼平凡人生也很有價值,日常生活也能激勵人心。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全片的觀影過程像走進一幅描繪南北戰爭時代的畫,色調、運鏡和構圖都太唯美,幀幀都值得收藏,當然卡司們本身的精緻度不在話下,再搭配入圍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Jacqueline Durran,先前作品包括《美女與野獸》、《傲慢與偏見》和《最黑暗的時刻》,本屆是她的第七度入圍,所有演員在她的妝點下,恰到好處地符合角色設定,又像幻想般的賞心悅目。

導演運用大量match cut來呈現今昔對比,相同的場景和畫框中,用不同色調或角色造型來區分時間,物是人非會特別感傷、漸入佳境又能特別感動。很喜歡在海邊給妹妹讀詩那幕,往日裡的海灘充滿活力、嬉鬧聲,如今只剩看不到盡頭的沙,風吹起大霧般的沙塵,而Jo與Beth在小小的野餐巾上緊緊依偎著,給人us against the world-我們兩人抵抗世界的感受,蕭瑟中蘊含著溫暖,與病魔做著最後的抗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Jo和羅禮相遇時在門廊上的表演,也是讓人看得如癡如醉,跟著舞會的音樂翩翩起舞。又玩味的躲開窗戶、不想被發現,一會兒優雅旋轉、一會兒賣力亂舞,鏡頭跟著他們的興致流動,輕柔、個性又有默契,是他們關係很好的開場白。

最後談本片著墨甚多的手足關係,不同於父母子女,雖然在倫理和法律上沒有太強烈的義務關係,手足間看似亦敵亦友的羈絆,卻是人們此生獨一無二的靠岸。話雖如此,但人與人即使再相愛都會有摩擦,年長的覺得自己開天闢地、走過弟妹難以想像的艱辛,視他們的幼稚任性為禍害;年幼的不懂自己是哪裡不如人、總得活在兄長的陰影下,羨慕他們的自由和擁有。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雖然我們偶爾會因衝動而傷害彼此,但就像Jo說的:「生命太短暫,不值得拿來生姐妹的氣。」其實做哥哥姊姊的也曾經如此幼稚、弟弟妹妹未來也能那麼自由,該是誰的就會屬於誰,年紀漸長就如撥雲見日般,體認到世上再也沒有人,能和自己擁有共同的家庭環境、成長背景,父母會走但手足還能相伴,我們都不一樣卻同樣永遠支持著彼此。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
▲《她們》劇照(圖/索尼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