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海上鋼琴師》海報(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海報(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的英文片名是The Legend of 1900,主角就是這名名為1900的鋼琴師,為什麼是legend?在當時的故事背景下,1900可說是既存在又不存在,維吉尼亞號是一艘專門來往美洲與歐洲間的郵輪,作為一個被遺留在船上頭等艙的嬰兒,也許父母希望他能被船上哪個富貴人家垂憐,沒料到卻是船上的添煤工人撿到並養育1900,1900沒有出生證明、無法下船、無法上學,他是活在有紀錄的歷史之內的例外,僅存在在例如Max、船長、萍水相逢的老風琴手等、幸運地曾經和他活躍在同一時空中的人的記憶中。

這也是為什麼故事由Max來說,如同電影中出現的台詞:「這並非結束,除非擁有令人稱頌的故事,那才叫結束」1900傳奇的一生,必須有人來替他記住與講述,這個故事才可以真正畫下結局。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在這邊想分享好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場景,有一回1900又完成一場精彩的演出,有人大喊著「美國!」霎那間群眾一哄而散,音樂再動聽、掌聲再熱烈終究只是這些移民通往自由路上的伴奏而已,他們可以欣賞音樂,卻沒辦法像1900一樣只為了音樂而活,有一顆鏡頭帶到了1900落寞的神情;只有老風琴手留了下來,用他的樂器合奏了一曲,跟1900說關於生而為人的孤獨和他所聽到的「大海的聲音」。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再加上後面有一幕是1900溜進控制室,用笨拙的口氣偷撥電話,試圖與話筒邊素昧平生的女子攀談,我們可以發現:1900一直是寂寞的,也許那個老風琴手第一次和他描述陸地上的生活,就在1900平靜如海的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明明不是土壤,卻足以讓微小的念頭萌芽生長:從船上看海和從陸地看海,有什麼不一樣呢?真的站在陸地上,就能夠聽見大海如野獸般咆哮的聲音嗎?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當1900初次見到美麗的潘朵安,內心的悸動全然反映在琴聲上,當潘朵安的身影從船舷一側移動到另一側,追隨其後的除了1900的目光,還有他手上那從未間歇的音符,即使小心翼翼或故作鎮定,情感卻都被指尖流出的旋律給出賣。有趣的是,當時1900正在錄製唱片,這段心情樂曲被完整的收錄進了黑膠中,他生氣的說不再錄製唱片,主張他的人和音樂不容分離,但又矛盾的將唱片保留想送給潘朵安,因為無法再彈奏一次一模一樣的曲,只剩下這張唱片可以代表他初生愛慕的心,1900細膩的變化與執拗,在他的舉手投足間能窺知一二。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當1900第一次說要下船,沒有人知道究竟是因為潘朵安或單純只是對陸地的嚮往,他在階梯上站了好久,然後拋出了帽子,最後帽子兜了一圈落在海面上,像是宣告1900註定只屬於海洋。事後他以琴鍵比喻,他可以在有限的琴鍵中譜出無限的樂章,就像一艘船也能看得見船首和船尾,但對他而言城市是一艘過大的船,什麼都有卻唯獨沒有盡頭,他無法在土地上選擇唯一一種方式生活:當選擇太多,我們看起來倒像毫無選擇。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

《海上鋼琴師》除了是一部音樂電影,也在探討人的選擇與存在,Max一直鼓勵1900下船去,因為陸地是我們所熟悉的「社會集合體、成家立業的地方」,但連存在與否都還待證明的1900,你又怎麼能確定陸地是比海洋更好的歸屬?1900跟Max說陸地上的人都太貪心,恐懼未知且四處遊走,他並不羨慕、也對現狀知足,他深知自己長在哪裡、活在哪裡,而在那裡,他的的確確存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