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放映雞

[有雷影評]

▲《風暴過後》海報(圖/海鵬)
▲《風暴過後》海報(圖/海鵬)

《風暴過後》講述一對同為教師的年輕夫妻,在一趟小島度假當中,遭遇三個年輕男子入室搶劫,還被要求要在他們面前行房,最後丈夫馬爾特在被牽制之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妻子莉芙被強暴。

經歷巨大創傷的兩人,本來在心理諮商下慢慢恢復平靜,沒想到造化弄人,一天丈夫偶然在路上看見當年的強暴犯,兩人壓抑的痛處又洶湧了起來,在報復與原諒的光譜中,到底哪裡才是走向新生命的出口?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在#MeToo運動中,人們開始關注性侵受害者的經驗與心理創傷,然而在這波討論暫時退燒之際,本片提出新的重要問題,那就是在性侵事件發生後,受害者的親密愛人該如何自處,又該如何與伴侶互動才能真正走出陰霾。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本片細膩刻劃男女主角的精神旅程,並且放了很大的比重在目睹一切發生、卻無力阻止的老公馬爾特身上。他的作為有時合理,但大多時候卻顯得過於魯莽,其實背後是有脈絡可循,可以用Toxic masculinity-有害的男子氣概來解釋。這個詞指的是傳統男子氣概當中,在某些情況下對兩性與社會不利的特質,例如霸主意識、過度自我、壓抑情感和貶低女性等等。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被害者總是習慣先檢討自己,因為人們喜歡擁有罪惡感」。然而老公馬爾特的罪惡感卻是來自保護失敗的挫折,身為男性他給自己冠上保護者的形象,認為妻子的安危是與身俱來的責任。明明不是壞人、也盡了全力保護,但不論莉芙重複幾次自己並不怪罪他,馬爾特還是散發著不可抑制的負罪感,因為他的痛苦並非來自妻子的不信任或失望,而是被”保護失敗”重創的自尊。

兩年後再次遇到那位歹徒,對馬爾特來說是幸也是不幸,幸運的是他能再有所行動來減輕罪惡感,不幸的是過激的憤怒往往會導致兩敗俱傷,此時盡管莉芙不想再與歹徒有任何瓜葛,嚴肅地叫馬爾特不要再去招惹他,馬爾特仍一意孤行、一心報復。深愛著莉芙的馬爾特本應以受害者的需求為優先,卻因為過度自我,必須先想辦法修復自己破碎的自尊心,而對老婆造成二度傷害。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本片最終給了我們透出一絲希望的結局,眼看著夫妻倆從意見相佐,一個想遺忘、一個想復仇,努力遮蓋傷口,又被毫無悔意的歹徒揭開,到最後雙雙被憤恨牽制、差點玉石俱焚,但他們終究不是惡人。

或許風暴過後的懸崖勒馬是真正復原的必經之路,逃避和復仇都不能改變慘劇已經發生的事實,最終兩人回到家中狂砸物品洩憤,看似瘋狂卻讓他們能相擁而泣、相視而笑,正視彼此的受傷的靈魂,不質疑對方的痛楚、不欺騙自己已經康復,就算要帶著傷口一輩子,也能互相舔舐、給愛人溫柔的劫後餘生。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
▲《風暴過後》劇照(圖/海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