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冬季》導演王維明 專訪

1《大約在冬季》改編自饒雪漫的同名小說,請談談選擇改編這個作品的契機?

這其實是好幾個緣份,一方面大約在冬季是1987年齊秦做的一首情歌,在講一段愛情即將離開了,如何對這樣的愛情表示心裡的感觸,甚至要他帶著滿滿的祝福離開。有著這樣一首歌的心情就會創造出類似情境的故事,饒雪漫編劇後來寫了小說,用兩岸的的愛情來描述這樣的狀態,對我來講是更能夠體會的,我覺得這就是一部我希望做的電影,有笑也有淚,表示愛而不得的愛,仍然有珍貴的地方值得珍惜,即使告別了也不要覺得那是遺憾。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2您有在馬思純身上看到安然的特質嗎?

當然,馬思純也是一個非常勇敢去愛的人,甚至衝得頭破血流都不怕的人,所以她才有辦法把勇敢演的這麼真實,她會從觀察和自我內化去做表演,所以聽到一開始的聲音是甜美的,變成媽媽的時候聲音很低甚至有點沙啞,那也是她表演時自己的調整,對我來說好的演員,也令我從創作的角度上能更有想像力。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3齊嘯相對是個隱藏情緒的人,請問導演會如何解讀這個角色呢?

我覺得渣這個字是大家在道德上的一種判定,每個人的情感間你會發現在愛情上是很難客觀的,他存在更大的一個理由是,愛情被生活打敗了,對他來說決定離開安然,就是他沒辦法給這麼勇敢愛的一個女孩子愛的時候,就該離開了。

對齊嘯來講,他並不是像現在當下的愛情,大家可能對要與不要、合與不合,都看得輕鬆所以勇敢,在那個時代對愛的感覺是很含蓄的,所以我覺得他有時代人物上的特色,也有一些情感上的不堪,所以我並不覺得他渣或不渣,他們愛而不得的愛,其實都付出了最真誠在那當下的自我。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4當初尋找飾演葉雨宸的人選有些傷腦筋,請問是想找到什麼樣特質的人呢?

侯佩岑其實就是我第一個想像的,當我們聊了之後我就覺得,對於表演她內在有非常多的爆發力,只是還不熟悉運用表演的技術。我本來就想找一個讓大家印象中甜、有禮且漂亮,於是就想到侯佩岑。經常在拍攝的時候都是很大的壓力,但她都能夠那一關,例如我會跟她說明天要拍你22歲的時候,你要胖一點,她就會說:好,我吃鹹酥雞,多喝水然後去睡覺!第二天來果真臉好圓,所以在過程中我們幫她去建構角色,同時她也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5這部作品跟2014年《寒蟬效應》風格有很大的不同,是否想做什麼轉變呢?

我覺得是每一部電影的挑戰,這部電影的挑戰當然更大,上一部是我離開電影圈十年之後回來,想證明自己還愛這件事,能夠做好這件事情,那我覺得應該要再努力以不一樣的方式,來做第二部電影。對我來說就是重新進到一個更大規模的合作,你怎麼讓導演的這個角色可以扮演得更好,我覺得是挑戰自己比轉變的意義更大。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
▲《大約在冬季》劇照(圖/双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