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 《南方車站的聚會》海報(圖/甲上)
▲ 《南方車站的聚會》海報(圖/甲上)

《南方車站的聚會》是暨《白日焰火》後,刁亦男再度帶著桂綸鎂、廖凡這對搭擋,加上胡歌一起回歸大銀幕,《白日焰火》中的洗衣工吳志貞,在本片搖身一變為千湖之市-武漢的陪泳女(當地的特種行業)劉愛愛,而胡歌則飾演誤殺刑警被遭懸賞30萬的亡命之徒周澤農。刁亦男電影中的武漢,陸地上的夜色凌亂、充滿犯罪和械鬥的氣息;湖畔則曖昧氤氳,是有錢人撒幣尋歡、陪泳女寬衣解帶賺錢的地方,這樣龍蛇雜處、灰色幽暗的地帶,是這場聚會的舉辦地。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我非常著迷刁導的電影美學,雖然被定義為黑色電影,但延續了主視覺上的紅與黑,夜色雖暗,當劉愛愛穿著一席大紅衣出現,立馬攫取觀眾的目光;兩人在車站第一次見面,走位和光影設計都非常精彩,利用柱子做場面調度,在有限的空間中給出變化;劉愛愛撐著一把透明的傘,車燈由後方照來,你看不清她的臉只剩下輪廓,暗示了她是一個謎一般的人物;兩人都不發一語,直到劉愛愛開口說了句:「大哥,借個火嗎?」靜止的時間才像是被冰融化一般,開始流動。電影的第一場戲就令人窒息又興奮。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楊淑俊來不了了」是片中很重要的一句話,為什麼來不了?從周澤農與劉愛愛的觀點分別敘述這起案件,在周澤農的眼中,看見許多世界的殘暴,幫派間的挾怨報復與黑吃黑、警察的窮追不捨;但劉愛愛眼中世界的殘暴又是另一種,是貧賤如螻蟻的可悲,她是這個社會的最底層,什麼都不如的那種。周澤農和劉愛愛某方面來說是相似的,無法決定自己的生活該長成何樣,他手上的鳥形刺青、她包包上的鳥型鑰匙圈,這城市像是監獄,他們深陷其中逃脫不了,也許有微妙的男女之情在,更多的卻像是相知相惜。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片中雖只有兩位女性(劉愛愛&楊淑俊)她們看似柔弱實則狡猾不已,不停改變自己的型態去順應這個各懷鬼胎的世界,如同武漢的那些湖水,深不可測。劉愛愛哪邊有錢往哪邊靠去,自己的身體亦是很好的保護,片中一幕她為了躲避周澤農的追趕,誤闖工廠遭到老闆性侵,做愛的撞擊聲與洗衣機轟隆隆的聲響融合在一起甚至被掩蓋,女性在這部片中是沒有發聲權的,但卻是唯一可以生存到最後還微笑的;楊淑俊不是完全不愛丈夫但時勢所逼也只能與警合作,原本默默無聞的周澤農,因那30萬賞金生命從此變得有意義。最後劉愛愛帶周澤農去的老公寓,擁擠骯髒如迷宮,樓梯間幾幕只留下影子晃動,再次把暴力與犯罪美化成一門藝術。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 《南方車站的聚會》劇照(圖/甲上)

兩個小時內一直充滿著壓迫感,尤其導演時不時用巨大的爆裂聲震撼聽覺,像是要提醒你記住這緊張的感覺又像是想將你驅逐出這場並不屬於你的聚會。美中不足的小缺點大概是人物的刻畫略少,讓角色間的連結不太明顯,在推進劇情時稍嫌吃力,但若純粹以美學角度來看,本片無疑可說是刁導在《白日焰火》後又一部出色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