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女孩要革命》海報(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海報(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是導演瑪妮雅梅杜爾的一部半自傳電影,背景設定在90年代的阿爾及利亞,在宗教挑起的內戰之下,社會風氣變得越趨緊繃,街頭盤查、榮譽槍決等事件層出不窮,使得城鎮活在人人自危的恐懼之中,倡導自由解放的女大生娜吉瑪決定為國家諸多的不正義發聲,她要在校內舉辦一場史無前例的時裝秀。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話語權」一直是權力掌控者不可或缺的力量,電影裡面的娜吉瑪呈現一個強悍、善辯的形象,她跟室友們在宿舍大吵大鬧、當男性同伴發表反對女性解放的言論時她勇於反駁,看似全然掌控了自己的言論,卻在姊姊琳達遭人槍殺後,背景音瞬間變為寂靜無聲,娜吉瑪並沒有親眼見到這一幕,但觀眾目光卻穿過她的背,目睹這一樁殘忍暴行,也是在這個時候,她開始發覺自己必須打破沈默。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在電影裡面到處都可以看見宗教和父權對女性的壓迫,不論是色慾薰心的學校守衛、服飾店大言不慚的的老闆、夜店認識的男大生…在阿爾及利亞,男性和女性都一樣信奉阿拉,但擁有的權利卻相去甚遠,在這個宗教體制下,男性對女性的善意被視為是一種垂憫或施捨,服飾店老闆對娜吉瑪說:「女人就該在家,不應該出來拋頭露臉」她回應:「那如果因家庭因素不得不出來工作呢?」老闆又說:「那她必須得到父親或兄長的同意」諷刺的是,娜吉瑪自幼喪父,也無兄長,「男人」基本上在這個家庭是缺席的!宗教狂熱到後來,這群人寧願無止境的信奉男性形象,而不去正視實際上存在的人或事物。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再來說說圍牆吧,圍牆在電影中是一個重要的暗喻,它是娜吉瑪半夜偷溜出校的出口,對這群反骨妹來說,圍牆之外代表的是自由。當圍牆被補起來之後,雖然感到可惜、但也希望它為人們帶來保護與安全,至於新的圍牆究竟給學生們帶來了什麼,就請大家自己去觀賞吧!我們很常用藩籬、牆垣等字詞來描述雙方差異,這樣的意象會被使用都是有意義的,而它們的創造與崩毀,亦都是有意義的。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劇照(圖/光年映畫)

《女孩要革命》要談論的問題非常廣,除了宗教迫害、男女不平權、非自由戀愛,也有國族認同,大部分的人並不以身為阿爾及利亞人為榮,生活的目標是為了拿簽證移民出國,這又牽扯到西方文化如何強勢碾壓第三世界文化的問題,同樣的狀況並不只發生在阿爾及利亞,像台灣也有母語式微的危機存在,在1990年代有像娜吉瑪的人挺身而出,西元2000年後的今日,我們還可以為世界上的不公平做些什麼?這是看完電影後值得大家去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