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真命苦》專訪

導演真利子哲也/演員池松壯亮

▲《男人真命苦》海報(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海報(圖/双喜)

請問導演為什麼想將《男人真命苦》拍攝成電影版?

真利子哲也:一開始看這部漫畫是我18、19歲的時候,當時就覺得非常喜歡,後來開始拍攝獨立製片電影,有製片說想把這部片子改編成真人電影版,詢問我要不要當導演,而我本來就很喜歡漫畫後半段的宮本跟靖子,他們很有魅力,展現出身為人原本的本質,所以後來很快就答應了這個邀約。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雖然是同一批演員,但是在電視跟電影的呈現上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真利子哲也:我其實也是第一次同時去著手進行日劇跟電影的製作,在拍攝日劇的過程中,我比較重視在故事的傳達,我會去思考怎麼樣才能讓大家更好理解這個故事的走向,比較簡單易瞭。

電影的話因為時間十分濃縮,走到電影院去觀賞的觀眾,就是要把這兩個小時都寄託在這個作品上,所以我希望一定要跟日劇做出不同的表現方式,因此我調整了時間走線,另外我覺得人之間的情感呈現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也挑戰了跟原作不一樣的方式,我去借用了角色的情感連結,作為故事的推進。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池松壯亮再次詮釋宮本這個角色,是否有更得心應手還是壓力更大?

池松壯亮:拍攝完日劇再來拍電影版之間,其實距離了一年左右的時間,但飾演宮本這個角色是非常耗費精力的,所以如果現在突然有人跟我說,明天開始就要演宮本,那對我來講並不是一個立刻就可以轉換的狀態,飾演宮本是需要有所覺悟的,跟其他我所飾演的角色比起來,好像是經過精磨的狀態才有辦法把這個角色形塑出來,需要高度的集中力。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將在台灣上映,請問有沒有看過什麼台灣的作品呢?

池松壯亮:這是我第一次來台灣,可是我非常的喜歡台灣,因為我非常喜歡侯孝賢、楊德昌和蔡明亮導演的電影,因為他們三個人的關係,我在還沒有踏上這塊土地之前就先喜歡上這個國度了。我也會想看到世界各國有趣的作品,而今年我看了《熱帶魚》與《愛情來了》都覺得很棒,也讓我獲得了很良好的刺激。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男人真命苦》劇照(圖/双喜)

這部作品的片尾曲<Do You Remember>製作很特別,是有什麼樣的想法嗎?

真利子哲也:日本的片名是《從宮本到你》,是以我很喜歡的一個樂團「ELEPHANT KASHIMASHI」主唱宮本浩次的名字而來,所以我要製作片尾曲的時候就希望可以請他來為電影製作。當然這部漫畫,並非真的是以宮本浩次這個人為原型創作,而是原作新井老師去看他們的演唱會時受到感動,後去創作的一部漫畫,所以無論是對於我或是對於原作來講,宮本浩次都是不可或缺的。

一方面我本來就是他們的粉絲,後來聽到他們所作的歌就覺得電影版希望能夠延續他的風格,因為日劇版的曲子叫做<Easy Go>,電影版的叫做<Do You Remember>,就是宮本浩次先生他也希望可以藉由曲子去呈現出,從宮本獻給你,也就是獻給觀眾這樣的心情。

▲《男人真命苦》專訪(圖/iLOOK電影雜誌)
▲《男人真命苦》專訪(圖/iLOOK電影雜誌)

新井老師在《男人真命苦》中其實有參與演出,更為電影題字,這是導演一開始就有的構想,還是某個階段靈機一動想請他參與?

真利子哲也:片尾那些照片是一個攝影家叫佐內正史所拍攝的,還有最後出現的日文字,題字的部分是我們在現場的時候討論這樣的做法,因為日劇版的片名是從漫畫而來,佐內正史便覺得電影版可以跟日劇版做出區隔,經過了幾十年之後,現在的新井老師用現在的心境去寫出新的文字,我覺得這個過程與變化是無可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