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張作驥、呂雪鳳專訪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海報(圖/海鵬)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海報(圖/海鵬)

這次在電影中飾演以歌仔戲工作維持家計的母親,在詮釋角色上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呂雪鳳:沒有不一樣的地方,我覺得非常榮幸,在這部電影裡面讓我最自在最熟悉,然後最能夠任意揮灑的,就是當我在歌仔戲的後台跟前台,那就是我最真實的。因為我一路走來不論是任何形式任何場地,接觸任何人群我都很希望把歌仔戲帶進去,讓大家知道台灣歌仔戲,讓曝光率增加。以前楊姐楊麗花那個年代我們沒有趕上,但是江湖的老前輩全都是高手,我們也是從他們身上學來的,所以我很感謝導演這齣電影讓我展現本行。

▲呂雪鳳主演《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圖/金馬影展)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這次拍攝張導的戲跟以前比起來,會不會壓力比較大,還是對你演這個角色會更得心應手?

呂雪鳳:一點也不得心應手,他拍這部片讓我感到慌,第一部電影跟他合作《當愛來的時候》我一點也不在意,我覺得我可以,以前會講解的比較清楚一點,可是到了這一齣,一來就手足無措,完全沒有方向感,因為今天拍什麼導演不會講,要到了現場才會跟你講今天拍什麼。

沒有角色設定只有關鍵字,我只知道我跟誰的關係,但是不知道後來的發展,但媽媽有很多種媽媽,崩潰有一百種崩潰,愛的方式更有一千種愛,所以建立一個角色只能摸索,只能邊拍邊建立,然後再拍過的塊狀的記憶裡面,慢慢把它集結起來。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張作驥:一定會說苦,但是一個演員如果能夠得到一個舞台,讓他們充分的去表演,算是我們積德吧。像雪鳳就很棒,像我們當時拍《當愛來的時候》然後《醉‧生夢死》,讓他們自己自由自在去想,因為結果就在電影上面。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有很多情緒糾結的戲份,有哪一場的情緒讓你覺得是最難詮釋或是最印象深刻的嗎?

呂雪鳳:最難詮釋的是菜市場的那一場,很困難的是我們沒有臨演,也沒有清場,因為導演喜歡寫實,大家不知道你在拍戲,所以在拍的當下你要克服有人轉頭看你,有人善意會來關心,然後他如果太近看你,又不能跟他沒有交集。

那天真的很多外來的干擾,可是我覺得造成的突發狀況,戲都可以延伸,所以我們那天拍了很多次,每一次都不一樣,我走的位置也不一樣,話的大綱差不多,可是順序、動作也不一樣。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劇照(圖/海鵬)

電影中有「火雞哥」這個有趣的角色,為什想請李老師來演呢?

張作驥:我一直很想找李幼新(現改名 李幼鸚鵡鵪鶉小白文鳥),我以前很想請一些曾經跟過的導演來演我的戲,而這次就想去找一個對電影是有崇拜的,那麼找李老師就很辛苦,因為他只有傳真,還好那天是天意,就在西門町碰巧遇到,看到白髮蒼蒼就是他,正好跟他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