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殺手》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展示,李安體認到,「無論技術如何發展,除非它講述一個引人注目的人性故事,否則它什麼也不是。」因此,為了這個目的,並且打造一部令人血脈賁張的動作驚悚片,《雙子殺手》將探討一些重要的存在問題,包括年輕力壯與經驗老到的優點、我們在面對自己時會如何反應,以及人類的遺傳基因是否擁有自己的靈魂。「我們認為Junior是一個人,」李安說。「他不是機器人,他是一個充滿靈魂的人。他天真無邪,有個性,也有特異性。如果你可以活兩次,你看到了自己,你會告訴他什麼?當你看到你的未來,你的軌跡時,你會如何應對?複製人有靈魂嗎?它有情感嗎?這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因此,人類存在主義的問題隱藏在一個有趣的動作驚悚片下面。」

▲《雙子殺手》海報(圖/派拉蒙)

導演李安說:「這並不是一個能夠以我們所認知的電影藝術形式敘述的故事。但是,多虧有驚人的先進數位技術,我們不但能夠看到年紀較輕和年紀較老的威爾史密斯,同時出現在大銀幕上面,也能夠以更深入和沉浸的方式體驗這個故事。我非常幸運能夠實驗並且測試數位電影技術提供的全新拍攝手法,更幸運的是,我能夠和兩個威爾史密斯合作──其中一個完美出色、成熟世故,另一個生氣勃勃、誠實坦率。以我的淺見,這是威爾最好的表演,當片中的兩個威爾史密斯終於面對面,那真是神奇的一刻。尤有甚者,劇組人員傾盡全力,將技術能力發揮到極致,攝影以及美術部門、視覺特效以及技術團隊之間的通力合作,不但具有啟發性,也非常溫暖人心。我真心希望這部電影能夠為全球觀眾打造一個全新的戲院觀影經驗。」

▲《雙子殺手》劇照(圖/派拉蒙)
▲《雙子殺手》劇照(圖/派拉蒙)

男主角威爾史密斯說:「就感情和體能上的挑戰來說,拍攝這部電影是我從影以來最辛苦的一次經驗。李安將電影拍攝技術推到極限,好讓全球觀眾能在戲院擁有在別的地方無法擁有的觀影經驗。這不只是一部動作片,而是探索一個人年輕的自己,是如何讓年紀更大的自己學會寶貴的一課。我已經年滿五十歲,在這部電影中必須成為23歲的自己,諷刺的是,當年我仍是23歲的時候,絕對沒辦法感受這種經驗或是扮演這個角色。我們希望這個故事能為每個人提供特別的觀影經驗──前所未見的先進電影技術、感情細膩、令人感同身受的角色,以及更上一層樓的動作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