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全死角

[有雷影評]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海報(圖/滿滿額)

處理疾病題材的電影並不在少數,但如何避免掉入「純粹同情」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作為一個21世紀人類,在觀看這類的素材時,除了悲憫,更應該去思考創作者在表達的方式上是否公平,或者只是利用煽情的場面來增強大眾與弱勢群體之間的分別。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的劇本靈感來自導演的大哥,片中大哥文光是一名自閉症患者,但他在音樂上卻擁有驚人天賦。疾病使他和大眾始終帶著距離;弟弟也因心力交瘁常常發脾氣,讓文光打開心房的是素昧平生的女老師素恩,而弟弟也在一次爭吵中扭轉對哥哥的想法,重新審視兄弟之間的相處之道。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劇照(圖/滿滿額)

影片開始不久,便被《光》的聲音設計驚艷,不同於一般電影配樂主流的編曲方式,《光》的配樂大部分是弦樂,而且多半不低調、都是強烈又直接,就像整個交響樂隊站在電影畫面旁邊演奏,「我就是重點,請聆聽」這是作為觀眾的我接收到的訊息。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劇照(圖/滿滿額)

當然劇情少不了談到自閉症患者在社會上的難處,但並不只呈現他悲慘不幸的一面,也如實陳述了自閉症患者身為「人」可能出現的情緒以及遇到的情境,其實本片出現的角色已經對文光友善非常多了,現實社會一定是來得更加殘酷的,但是、拍出人性之惡或是弱勢之苦才是必要嗎?

在電影院裡留著大把眼淚,我們被那些奇觀化的場景所感動,但走出廳外,這個世界依然沒有改變,現實中的「我們」和影片中的「他們」終究是不同的個體;不過也許因為劇本來自導演兄弟間真實的經歷,更多描述著重在日常間,以及弟弟對哥哥心理間的微妙變化,也讓觀者在看的當下更貼近劇情,而非感覺就是在看一部賺人熱淚的電影。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劇照(圖/滿滿額)

劇情有一些前後呼應或是意有所指,都讓我印象深刻。一開始文光為了買魚缸,而將剛買的魚胡亂塞進抽屜,我以為那條魚就這樣死了,也有點生氣文光的任性妄為,但後半段他離家時帶上了那尾用鐵盒裝著的魚,鐵盒上戳滿了洞,為的是讓魚能呼吸,那一刻我才驚覺:啊!原來文光自始至終都沒有想傷害過任何人,不論是家人、或是一條魚,尾聲文光在房間裡組裝起鋼琴,扣回了一開始他吵著要買鋼琴的情節,但知道家裡經濟不好,於是有了想要自己造一架的念頭。這些橋段或是明指、或是暗指,他們(自閉症患者)或許看起來奇怪,但並不影響他們善良。

▲《光》劇照(圖/滿滿額)
▲《光》劇照(圖/滿滿額)

片中弟弟的朋友拋出了一個問題:有得選擇和沒得選擇,哪個比較可憐?大眾總把焦點放在病患身上,但卻忘記照顧的人身心靈也承受巨大的壓力。但如同電影的名字《光》,光不只是大哥的名字,也許也是在告訴那些正在受苦的人們:即使你覺得生活是一片黑暗,不要忘記一個人、一件事都有可能成為一道光,曬進你千瘡百孔的內心,然後將你治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