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由於「身為女性的酒神會心生嫉妒」,酒藏從不允許女性從事任何與釀酒相關的職業,加以釀酒工作較為粗重,日本酒一向是男性的天下;但過去十年隨著飲食習慣與社會背景的改變,藏元、杜氏、侍酒師等職業越來越常見女性身影,氣勢銳不可擋的女子們為日本酒帶來更千變萬化的風格──本片以當今三位在日本酒界發光發熱的女性為主角,近身記錄她們無畏世俗眼光、對於日本酒的全心熱愛與付出。

▲《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今田美穗(圖/天馬行空)
▲《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今田美穗(圖/天馬行空)

現今日本約有1300位杜氏(首席釀酒師),僅有30位是女性,本片中主人翁之一的今田美穗正是當代少數優秀的女性杜氏之一。今田美穗在接手家族在廣島歷代相傳的「今田酒造本店」之前,已與前杜氏共事十年之久,資深釀酒資歷不容置疑。堅守著傳承已久的老字號酒藏,釀造的酒種以其溫醇、柔美等獨具風格的創新口感大受好評,廣受許多女性青睞,更獲獎無數,知名的富久長「水月」就是她的作品之一。而今田美穗更是復興廣島作為「日本酒首都」的重要推手,開創女性釀酒之路至今,許多新進的女性釀酒師都以她為目標而努力。今田美穗也在片中坦言自己成長、求學的過程中,也曾遭受許多質疑和限制,對此,她也鼓勵女性們:「高中時,我就已經感受到身為女生有些必須遵守的潛規則;但我覺得妳就該做妳原本的樣子,不要跟別的女生一樣。每個人的獨特性格都不該被忽略。」

日本大眾美食雜誌〈Dancyu〉副總編輯神吉加奈子更為喜愛日本酒的女性發聲:「如今的女性比起男性更懂得享受日本酒,如果有更多女性挺身而出,日本酒勢必會更有意思!」她更觀察到男女品嘗日本酒的差異,傳統男性會將日本酒作為發洩情緒的出口,而女性則傾向於將日本酒視為味覺享受,餐酒搭配也要求得更為細緻──日本酒遇上新一代女性,在導演小西未來的鏡頭下,更顯風姿綽約。

▲《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圖/天馬行空)
▲《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圖/天馬行空)

《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カンパイ!日本酒に恋した女たち)貼身觀察了三位活躍於日本清酒界的女性:包括服務於日本廣島知名清酒「富久長」的百年酒廠「今田酒造本店」的今田美穗,除了一手打理酒廠的經營之外,也身兼「杜氏」角色,被視為日本女性釀酒師的老大姐;還有在時尚前衛的清酒吧,以千變萬化的餐酒搭配,掀起一股新旋風的清酒侍酒師千葉麻里繪;來自紐西蘭,卻對日本清酒情有獨鍾的瑞貝卡威爾森李,她任職於中田英壽的JapanCraft Sake Company,致力將日本清酒的魅力帶向全世界,曾擔任IWC日本酒評選的評審,並參與村上隆與秋田縣5家酒造聯名的「TakashiMurakami x NEXT5」清酒合作案。這些女性在清酒的世界中努力不懈,顛覆傳統,讓我們共同見證日本清酒華麗轉身的新時代到來。《乾杯!戀上日本酒的女子》將於8月16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