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克爾克大行動》於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榮獲最佳音效剪輯、最佳混音和最佳剪輯。

肯尼斯布萊納談《敦克爾克大行動》

問:當編劇兼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找你演出《敦克爾克大行動》一片,你是因為什麼原因答應演出這部電影:導演或是故事題材?

答:我接演這部電影的原因是導演,我一開始並不知道這部電影的故事題材,當克里斯多夫一開始找上我,他只說他想要跟我聊一聊一項計畫。後來他在倫敦的時候,來看我們的劇團演出莎翁名劇「冬天的故事」,我們約了隔天早上碰面,那時候我才知道他要拍一部關於敦克爾克的電影。

他跟我描述了這個故事,然後告訴我他希望透過分別在島上、海上和空中交叉發生的故事,把敦克爾克大行動的經驗和氛圍濃縮成一部電影。他把他寫的劇本留給我,劇本中描述的劇情出乎意外的精簡,但是卻劇力萬鈞。這部劇本結合了大家對一部諾蘭電影的期待──如數學般精準的故事結構、敘事中呈現的人性和多層面的意義、以及史詩般的龐大規模和令人血脈賁張的動作場面。我認為這部電影是一場驚險刺激的冒險旅程,同時也是對於這段非比尋常的歷史時刻以及對於戰爭的深刻省思。

▲《敦克爾克大行動》肯尼斯布萊納(右)(圖/華納兄弟)
▲《敦克爾克大行動》肯尼斯布萊納(右)(圖/華納兄弟)

我在愛爾蘭長大的時候,常常聽到人們使用「敦克爾克精神」這種說法,但是直到我開始學到關於二次大戰的歷史之後,我才瞭解這種說法的意思。「敦克爾克精神」代表的是一種縱使面對絕境,絕不放棄的堅毅精神。當時整個國家為了把被困在敵區的四十萬名士兵帶回家,展開一場看似不可能,如史詩般的撤退大行動,那種精神把一場災難性的軍事大潰敗,逆轉成一場邱吉爾稱之為「奇蹟般的救援」。

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這場大行動龐大的規模,以及導演克里斯多夫是如何巧妙地運用各種敘事手法和拍攝技巧,透過戰場上士兵的角度,或是透過只想試著讓自己和彼此逃出生天的人們的角度,呈現出這場大戰規模龐大的場面以及無路可退的絕境。這些平民百姓和軍人也許是在海灘上,也許是在空中,也許是在橫越英吉利海峽的船隻上,但是每一個人都只參與了這項場面混亂的撤退大行動中很小的一部份,而且他們各自的經驗也都受到很大的侷限。克里斯多夫的劇本以及他執導這部電影的手法,將這些不同的個人經驗拼湊在一起,讓觀眾完全融入這場龐大的戰役之中,同時也超越片中的個人經驗,呈現出這場撤退大行動更宏觀的角度。

▲《敦克爾克大行動》(圖/華納兄弟)
▲《敦克爾克大行動》(圖/華納兄弟)

問:導演諾蘭一向以盡可能在真實場景進行拍攝著稱,你身為一名演員,必須在敦克爾克的防波堤受到風吹雨打,那算是很大的挑戰嗎?

答:以某種程度來說,是的,那的確很辛苦,但是跟真實的歷史事件比起來,那點苦頭根本就不算什麼。對於當年站在防波堤上的士兵來說,他們的家園近到他們都看得到,因為英國本島就在離他們只有41.8公里的海峽彼方,但是他們卻受困在這個人間煉獄。對導演和所有的演員與劇組人員來說,專注於捕捉到這場大行動的真實經驗非常重要。

站在防波堤上受到風吹雨打,並且面對各種難以預料的變數完全深植入這個角色的基因之中。潮汐是個變數,天候的變化甚至陽光的出現都很可能讓這角色做出錯誤的判斷,尤其是遇到寒冬,英吉利海峽的兩岸都會冷到令人受不了,我們每天都會經歷四季的變化,有時候每一種嚴苛的天氣狀態會同時發生。

但是在這片位於法國的美麗海灘進行拍攝是全片呈現真實場景的關鍵,只有在這種真實的場景捕捉片中的畫面,才能讓觀眾完全融入這場撤退大行動的氛圍,並且感受到當時受困在這片海灘上每一名士兵大無畏的精神。儘管他們沒有獲頒任何獎章,這場行動稱不上是一場勝利,但是這的確是一場奇蹟般的成功救援行動,而且對於二次大戰的戰局產生極為重大的影響,因此也讓我們得以生活在現今的世界。

▲《敦克爾克大行動》肯尼斯布萊納(圖/華納兄弟)
▲《敦克爾克大行動》肯尼斯布萊納(圖/華納兄弟)

問:你第一次注意到諾蘭這位導演是什麼時候?

答:我第一次看他執導的電影是《記憶拼圖》,我是和其他幾個人一起看的,這是很典型的克里斯多夫諾蘭作品觀影經驗,我們看完那部電影以後,又花了一個小時激烈地討論並且猜測那部電影到底有什麼意義,而且我們當時很確定我們知道那部電影在講什麼,最後才發現我們根本就沒看懂整部電影[笑]。經過一個小時的激烈討論,我們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我們得再看一次。那部電影充滿了想像力和巧思,而且與眾不同,就像是他之後執導的每一部電影。

克里斯找到一種方法,以獨立製片的手法拍攝既通俗又大受歡迎的電影,這種手法在現代影壇絕對是獨一無二。他拍的電影極度複雜,而且通常挑戰性都非常高,但是數以百萬計的觀眾不只是會進戲院看他的電影,而且還會不斷重覆觀看。雖然他拍的電影愈來愈受歡迎,他仍然是一名藝術家、一名作者與一名導演,這也是他被觀眾和電影從業人員視為一個英雄人物的原因。

▲《敦克爾克大行動》(圖/華納兄弟)
▲《敦克爾克大行動》(圖/華納兄弟)

問:你認為他獨特的執導手法對《敦克爾克大行動》這部電影有什麼影響?

答:我在《敦克爾克大行動》的拍片現場看到的是克里斯多夫諾蘭事必躬親、鉅細靡遺的執導手法,他就算是拍攝規模龐大的超級大片,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當你沿著海灘漫步,你就能看得出這部電影的場面有多麼浩大,到處都是臨時演員,而且片場充滿了他對這部電影的想像和遠見。撇開龐大的規模不說,這其實是一部非常個人的電影,只是他選擇以浩大的戰爭場面作為故事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