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歲,被拋棄,皺紋加上白髮。克萊兒是我最坦然面對自己年華老去的一個角色。當最後一幕,克萊兒走出傷痛,再也不怕面對自己的老化。可以同時演繹五十歲的多種樣貌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茱麗葉畢諾許

問:接演《別問我是誰》之前,您有看過卡蜜兒羅杭(Camille Laurens)的原著嗎?
茱麗葉畢諾許:我是先看劇本,才再接著讀原作的。我也從小說中篩選了幾個我珍愛的場景,得到導演熱情的同意後,順利融入劇本中。在改編電影的過程中,「背叛原作」是必要的,但在拍攝期間重新閱讀它,是相當棒的靈感來源,能在表演上提供更多情緒、背景、語氣的刺激。言語應該要像是酵素一樣慢慢發酵,它們並不只是單純的構想,它們是每一個真實存在的命題跟思想,我們需要把它們真實呈現,藉以激勵人們。我很高興見到卡蜜兒羅杭本人,她非常開放、真誠、親切,甚至來到我們的拍攝現場,慎重地給予我們支持。

▲《別問我是誰》由茱麗葉畢諾許(左)主演。(圖/天馬行空)
▲《別問我是誰》由茱麗葉畢諾許(左)主演。(圖/天馬行空)

問:您覺得劇本中最迷人的部分在於?
茱麗葉畢諾許:一部電影只有「迷人」是不夠的,尤其是這部電影,故事本身就充滿激情與危險,而這些未知性能讓觀眾更加好奇、無法自拔。對我來說,是進入一個由臉書和其帶出的各種可能性所構成、而我不那麼熟悉的世界。劇本的結構讓我能夠漸漸進入克萊兒這個角色的情感跟心理狀態,隨著她踏上這趟冒險,在不同時期有著顯著的差異,比如:與治療師的對話過程、克萊兒小說中的時序、還有她的真實生活。我們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見證她的轉變。這個女人擁有著不同年齡——至少她如此堅信著。

▲《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你可能會納悶,一個多年來研究文學、並且作為一名大學教授的女性知識份子,為什麼會突然像青少年般緊緊抓住她的手機不放?她看似過著矛盾的人生,儘管她學識淵博,但童年的基本需求之一仍然存在:被安慰、被愛;被遺棄的感覺似乎成為她喪失身份認同的重要因素。讓我訝異的是,無論出於失望或是復仇的心態,她選擇了使用假身份,並透過全心全意沉浸在新生活中,來忘記這個謊言。她的不同面貌讓我能夠深究很多複雜的概念,像是慾望、像是對於青春一閃即逝的懼怕、像是幻想的力量,也引領著我去理解一個人如何建構他所存在的世界,但這樣的建構卻同時扼殺了我們。即使一切崩毀,克萊兒仍有能力繼續活下去⋯⋯這就是這部電影企圖描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