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雀雀

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出生自法國巴黎,父母都是身兼多職的導演、演員與藝術家,但其實茱麗葉和爸媽並不親,因在她四歲時父母就已離婚,她也很早就過著寄宿學校、放假時與祖父母同住的隔代教養生活。茱麗葉追隨父母後塵,成為一個表演者,也進入國立巴黎高等戲劇藝術學院學表演,並跟著劇團做歐洲巡演。後來她開始接觸舞台劇,在一九八五年以尚盧高達導演的《萬福瑪利亞》和法國新浪潮後導演安德烈泰希內的《激情密約》兩部電影出道影壇。

茱麗葉很快就在一九九一年,憑知名導演李歐卡霍的《新橋戀人》獲得了歐洲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殊榮。故事描述一個眼睛即將失明的女人,決定自我放逐成為遊民,後與遊民共譜刻骨銘心互相依存的愛情戀曲。一日男人得知女人的眼睛有機會治癒,他卻捨不得放她離開,希望女人能一輩子眼盲並永遠依賴自己。

▲1991年《新橋戀人》(圖/東昊影業)
▲1991年《新橋戀人》(圖/東昊影業)

過兩年,奇士勞斯基導演的《藍色情挑》更將茱麗葉一舉拱上威尼斯影后寶座。法國凱薩獎影后獎座也因此片入袋。故事從一場車禍事件開始說起,一個才華洋溢的女音樂家失去了老公與孩子,卻也得知丈夫不忠的事實。於是她開始了一段女性情慾自主與追求自由生命的覺醒之路。

▲1993年《藍色情挑》(圖/天馬行空)
▲1993年《藍色情挑》(圖/天馬行空)

一九九六年的《英倫情人》更讓全世界都認識了她。這個以沙漠為背景的戰爭時代電影,描述的是可歌可泣的浪漫愛情故事,飾演護士的茱麗葉幾場戲串起了男主角的愛情自白故事和戰亂中的女性多元生命探尋與實踐,得到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以及柏林影后,更有多項電影獎皆獲提名甚至得獎的紀錄,可謂茱麗葉畢諾從影十二年的巔峰時刻。

▲1996年《英倫情人》(圖/聯影)
▲1996年《英倫情人》(圖/聯影)

茱麗葉在《濃情巧克力》則是飾演一個到小鎮開設巧克力店且觸發鎮民味蕾經驗的女老闆,她愛上了船泊在小鎮的吉普賽人強尼戴普,兩人在城中共譜成人童話預言,甜蜜中散發無限優美氛圍。然而茱麗葉畢諾許並不只是一個只會演在感情中糾葛的女性演員。二○○五年她挑戰了導演麥可漢內克的《隱藏攝影機》,故事從一對夫妻收到他們家庭被偷拍的錄影帶開始說起,他們收到的東西越來越令人不忍卒睹,一場割頸戲更成為經典奇觀畫面,讓觀眾永難忘懷!

▲2000年《濃情巧克力》(圖/年代影視公司)
▲2000年《濃情巧克力》(圖/年代影視公司)

身為一個世界性的女演員,茱麗葉不但在二○○七年與侯孝賢合作了《紅氣球》,二○一九年也將與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合拍新片《真相》。與伊朗導演阿巴斯在二○一○年所合作的《愛情對白》更讓她榮登第六十三屆坎城影影后寶座,並因此成為史上第一位在三大影展(坎城、柏林、威尼斯)的大滿貫影后。她不只是影展寵兒而已,好萊塢也愛她,於是我們在二○一四年的《哥吉拉》和二○一七年的《攻殼機動隊》都能見到她的串場身影。

▲2010年《愛情對白》(圖/佳映)
▲2010年《愛情對白》(圖/佳映)

時至近年,茱麗葉的戲路主要是回歸到女性在職場與家庭愛情上所需面對到的各種挑戰議題。她在《一千次晚安》中飾演一位執著於工作而漸漸忽略家庭的戰地女攝影師,《星光雲寂》裡則是扮演一位過氣知名女演員的工作與私生活矛盾形貌。在《字畫情緣》片中,茱麗葉的角色是一個認為畫作大於文字的畫家,這些電影都傳達出社會對於女性職人生心理與年紀的各種限制。

至於《回到初相遇》和《我心渴望的陽光》則為當代中年婦女必修之課題,前者為功成名就卻失去家庭之愛的女性以赤子之心重新過人生的當代預言;後者是失去一切砍掉重練的超齡熟女依然以渴愛少女之姿尋覓真愛的過程。

▲2019年《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2019年《別問我是誰》(圖/天馬行空)

二○一九年茱麗葉《別問我是誰》翻拍自法國同名暢銷小說,以網路約會為題,講述了茱麗葉所飾演的中年離婚婦女透過網路與臉友戀愛的過程。但她以妙齡美女身份所虛設的帳號卻讓熱戀對象苦約不出來。雖然從網戀得到了愛情,但不敢面對現實與對方見面的她,也因此陷入了人生的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