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坎城影展已結束一個月,延伸的相關話題還是討論不斷。入選坎城官方「一種注目」競賽單元的《灼人秘密》,則榮登台北電影節開幕影片。《灼人秘密》是今年坎城台灣的唯一代表,上次台灣電影被選入「一種注目」單元,已經是十一年前鍾孟宏導演的《停車》。

一種注目:《灼人秘密》
2016年以《再見瓦城》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過去作品多聚焦在緬甸底層人物的掙扎,《灼人秘密》Nina Wu是他的第五部劇情長片,這次不只選擇了吳可熙的劇本,也移師台北。這也是吳可熙首度嘗試的劇本創作,靈感來自於好萊塢開始的 #MeToo運動。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一種注目:《灼人秘密》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一種注目:《灼人秘密》

一種注目:《六欲天》
而另一部「一種注目」單元裡的華語片,是來自中國的演員祖峰自導自演的首部劇情長片《六欲天》Summer of Changsha。就新導演來看,影片各個技術層面的執行及完成度都不算差,然而這個包裝在神秘命案之下的愛情故事,無論是兩個角色間的情感發展或是故事的推進,卻難以讓觀眾從中得到共鳴。而不曉得是否因為片中討論到的靈魂託夢或死後世界有怪力亂神的嫌疑,讓影片不僅最後沒能拿到中國官方的龍標,劇組也以莫名的「技術問題」為由,無法出席坎城的任何首映活動。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一種注目:《六欲天》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一種注目:《六欲天》

導演雙週:《活著唱著》
而坎城的兩個平行單元裡,也各有一部華語影片入選。「導演雙週」單元的中國電影《活著唱著》To Live to Sing,以都市化過程中老屋的各種拆遷映照地方傳統文化的式微。片中時不時會穿插各個川劇的表演戲碼,也加入了奇想情節,僅管畫面豐富許多,但故事還是稍嫌單薄,導致力道及犀利程度反而不及前作《老石》。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導演雙週:《活著唱著》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導演雙週:《活著唱著》

影評人週:《春江水暖》
灼美術系出身的導演,影像構圖的思考反而是以長卷畫美學的概念,所以片中幾乎全為中景的平移長鏡頭,宛如帶著觀眾觀賞長卷畫作一般。影像絕美,但也因為鏡頭刻意帶著距離,流水帳般的敘事,加上劇中角色眾多,缺乏近景跟特寫鏡頭,無法貼近刻畫角色狀態;兩個半小時的片長,儘管畫面再美,也容易使觀眾感到疲乏、冗長,是本片最可惜之處。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影評人週:《春江水暖》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影評人週:《春江水暖》

競賽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
而唯一入選坎城影展官方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是曾以《白日焰火》拿下柏林影展金熊獎及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中國導演刁亦男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The Wild Goose Lake。由於影片著重於形式呈現而非劇本發展,導致角色對白不多,且為了營造氣氛情節上的刻意留白,整體而言角色不夠立體,且缺少對於中國社會政治現況的隱喻;但筆者認為對於類型電影來說,這些都不會是問題。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競賽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競賽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

影片的風格比起前作,有過之而無不及。刁亦男將中國二線城市邊緣的襤褸破舊以及常在中國電影裡面看到的在地元素(路邊小吃攤、廣場上的大媽舞⋯等)毫無違和(甚至是點睛式的)的放入戲裡,在在證明了他場面調度的實力。而攝影搭檔董勁松也將雨夜陰鬱、油膩街邊的霓虹閃爍又或是夜裡遠方亮起的車燈照亮山稜線都拍的風味十足。雖然影片未能在坎城拿下任何獎項,刁亦男已成功地開創了另種嶄新的中國式黑色電影類型。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競賽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
▲七十二屆坎城影展 競賽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